巴伐利亞電台交響樂團 ── 德伏扎克 E小調第九交響曲《自新世界》

巴伐利亞電台交響樂團 ── 德伏扎克 E小調第九交響曲《自新世界》

2020-12-02

今年三月,本可在香港藝術節欣賞到由指揮大師Andris Nelsons帶領「美國五大樂團」之一的波士頓交響樂團演奏德伏扎克第九交響曲,無奈因疫情告吹。但在演奏會的當天,我意識到仍能透過互聯網欣賞這首交響曲(甚至寫下樂評),於是立刻在YouTube搜索。膾炙人口的「德九」當然不乏名指揮(Bernstein、Celibidache、Karajan)的版本,最終敲定了楊遜斯與BRSO在2004年的演出。選擇的原因說起來於心有愧,作為一個古典音樂愛好者卻未曾仔細鑽究大師的作品!希望藉此樂評作為自身聆賞音樂的記錄,並悼念去年辭世的音樂大師。

 

第一樂章由大提琴與中提琴柔和地展開,緊隨的圓號聲音相當精神飽滿,管樂方面亦具有流水般的動感與定音鼓的咆哮形成強烈的對比,掀起驚悚的感覺。在第一主題,弦樂聲部鏗鏘有力,而長號與定音鼓的力度恰到好處,整個樂團活力充沛。在長笛引出的第三主題與之後再現的主題中,楊遜斯的處理沒有刻意減慢速度,而是承接前段所營造的緊張氣氛,使得整個樂章一氣呵成。

 

在第二樂章,著名的英國管獨奏抒情主題奏得相當急速,反倒顯得枯燥,失去原有的甜味和光芒(其後再現的抒情主題亦如是)。隨後伴入的兩支單簧管吹得略為大聲,突兀而且喧賓奪主。幸好,其後以弦樂主導的旋律處理得非常出色,與單簧管一同烘托出哀愁丶肅殺的氣氛。長號丶小號及弦樂互相緊接着演奏的三個主題層次鮮明。

 

第三樂章的演繹比起其他指揮的處理為快,弦樂與銅管樂風馳電掣地行進,極具戲劇性。唯獨定音鼓在初段較為乏力,使得樂章在開首應有的張力未有完全突出。在中段出現的民謠樂段,弦樂的齊整與木管樂丶三角鈴的清脆俐落之間水乳交融,有着涼風輕拂面的清爽。當結尾段回到第一主題,此時的定音鼓配合着整個樂團的嘹亮帶動起焦慮的情緒。

 

到了第四樂章,小號及圓號在頭段太過平滑,明顯未夠強勢,而小提琴聲部也有少許瑕疵,未能將樂曲自身的生命力發揮得淋漓盡致。第二主題則漸入佳境,弦樂與管樂一往無前,營造出巨大的張力。第四主題中,樂團將「新世界」中的輝煌丶亮麗和激動表現出來。在整個樂章的高潮中,楊遜斯使出最大的力量,樂團聲嘶力竭地迫出開首的和弦,迸發出「新世界」的磅礡氣勢。最終,在木管與銅管和暖的和弦之下結束。

 

曾閱讀過一篇樂評,指唱片無法還原楊遜斯在現場演出時聲音控制的功力與張力。可惜我已無緣一睹大師的風采,但從大師的錄音當中亦可窺探一二,看着他簡潔俐落的指揮動作更是一件賞心樂事!感謝大師為世界帶來繽紛色彩,他的音樂將長留樂迷心中。

 

Rest in Peace, Maestro Mariss Janson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