融貫中西元素 細膩演繹許白情緣的春夏秋冬

融貫中西元素 細膩演繹許白情緣的春夏秋冬

2019-05-30

歌劇《白蛇傳》,盡展人蛇之情的高低起宕,白蛇修煉千年,終得償所願修得人身,體驗凡間情愛甜酸苦辣。白蛇化身美人白娘子,在斷橋偶遇許仙,人蛇彼此一見如故,原來彼此前世緣未了,故在此生續前緣。斷橋下起簌簌春雨,許仙贈白娘子雨傘,一傘便定了人蛇之情。可惜,好景不常,方丈法海認為人蛇之戀有違天規,故想方設法破壞許仙和白娘子的美好姻緣。白娘子遭到背棄後,萬念俱灰,把心一橫,顯露原形,滿腔忿怒化為洪水,洪水淹沒法海和村莊,造成生靈塗炭的悲劇。

 

貫通中西樂韻   全新演繹傳統民間故事

歌劇《白蛇傳》巧妙融合中西,在作曲家周龍筆下,中西樂器交互演奏,聲聲相和,譜出別具中國味的歌劇音樂,比如管弦樂緊湊的演奏配以銅鑼急速的擊打,將劇情推至高潮。此外,周龍也巧用銅鑼,以鑼鼓點配合演員的舉手投足,推動劇情,為歌劇添了些京劇味。此外,深沉的塤韻,花俏的笛音,如泣似訴的二胡,分別伴以青蛇、白娘子及許仙唸唱獨白,充分展現了中樂的特色,又表達了三位要角當下感受,比如小青的忠心,白娘子的果敢,許仙的深情;至於法海強勢不饒人的性格,則以雄厚的長號音色代表之。由此可見,周龍巧用中西樂器之各自特色,表現鮮明的人物性格。

周龍巧妙結合歌劇唱腔及戲曲唸白,演員演繹《白蛇傳》詠嘆調(aria)時,他們似乎是半唱半唸的,在運用歌劇常見的美聲唱法(Bel Canto)之時,也時以吟誦表達角色的喜怒哀樂,而伴奏則以中樂常用的滑音(Glissando)配合(或回應)演員的唸白。對演員而言,融合唱腔實屬不易,但演員仍嘗試結合京腔和美聲,吟唱歌詞。筆者尤其欣賞男聲女高音(male soprano)麥克•曼尼阿齊(Michael Maniaci),在他獨唱的唱段,時常模仿京戲唱腔,字正腔圓,字字鏗鏘,有如英式京腔。此外,曼尼阿齊巧用京戲常用的滑音唱出小青的感受,例如他以滑音發出一聲嘆息,表達小青對眼前悲劇的無奈,慨嘆白娘子的命運,讓筆者印象深刻,細味其中。曼尼阿齊的唱腔有如戲曲的男旦,他雖是男性,獨特的女高音聲線卻唱出了小青的柔情,女態盡現其中。

 

細味人性矛盾執著   合唱團唱出人物心中話 

歌劇妙用合唱團,表達人物心中話;合唱團的編排,可謂畫龍點睛。傳統歌劇中,合唱團多擔演劇中群眾,如士兵、路人、圍觀者等,這些群眾角色,通常用以襯托劇中氣氛,猶如「佈景版」,如《阿依達》合唱團飾演的埃及群眾,便壯大了劇中國家的氣勢。《白蛇傳》的合唱團,具有獨特位置,合唱團旁觀者的角色,突顯劇中價值觀的衝突,豐富了劇情和人物的層次。在合唱團和主角唱和間,種種人性矛盾及掙扎,呈現其中。

歌劇伊始,合唱團的唱詞似乎預示了許白(許仙及白娘子)情緣終會破碎,教人揪心,例如《春》幕時,許白於斷橋相遇,斷橋春雨綿綿,二人情思油然而生,春雨綿綿落下,彷彿祝福二人終成眷屬;然而,合唱團大唱反調,道出許白將無法修成正果,許白由相遇一刻起,經已注定悲劇落幕,春雨綿綿不是祝福,而是詛咒。在《夏》幕,當白娘子調配香茶時,她衷訴柔情,並特以芳香的四季原料沏茶,擄獲許仙的心,合唱團又掃人雅興,唱道:「芳香的茶中藏着苦澀」,暗示許白情緣將為二人帶來痛苦,筆者聽罷,不禁問:「為何合唱團處處唱反調,掃觀眾的興?」。不料,在《夏》幕尾段,小青述及許白夫妻彼此相愛,婚姻美滿,筆者心中祝福他們之時,合唱團卻唱道:「讓此段情及早腰折吧!」,此唱詞意味芸芸眾生並不看好人蛇情,因此長痛不如短痛,及早「斬纜」方為明智。在此處,合唱團扮演社會大眾,反映眾人悲觀( 或理性地)看待人蛇戀情,與白娘子的癡心形成鮮明對比。在《夏》幕前,合唱團吟唱宋詞《題西林壁》:「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,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。」人人看事情的角度皆不同,身處山中各處,所觀山景也不同,也無法觀盡廬山全貌,而白娘子和合唱團(大眾)的唱詞,恰恰反映當局者(白娘子)和旁觀者(大眾)看待人蛇戀的態度,劇情便不流於片面,觀眾也得以從各角度思考,細味當中矛盾。

合唱隊唱出人物「潛台詞」(subtext),讓觀眾瞭解人物不欲人知的心底話,豐富了人物的層次。在《夏》幕,許仙對白娘子的來歷感好奇,一再追問下,白娘子仍不願道出其來歷,並着許仙不要追問。表面上,許仙表示信任白娘子,不再追問,然而,合唱團道出許仙的潛台詞:「許仙心中依然疑惑,尤其疑惑白娘子每月離開許仙一宵的理由」(白娘子需到湖中,蛻去蛇皮)。許仙心中疑惑,演變成彼此的信任危機,最終感情破裂,造成無可挽回的局面。合唱團以旁觀者的角度,看穿許仙的「潛台詞」,然而,白娘子卻看不穿,這正是劇本最為巧妙的安排,有着「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」之妙。

在《秋》幕,合唱團的唱段,發人深省。法海為了秉持正義,維護天地間秩序,遂萌生拆散人蛇姻緣的想法。法海獨白時,道出其離涅槃只差一步,只要拆散許白,恢復天地秩序,那他就可步入最高境界了。對此,合唱隊卻這樣回應:「拆散人蛇姻緣,維護天地正義,並無法真正到達涅槃境界」。合唱隊的唱詞,值得觀眾細琢,究竟何謂「正義」?為了維持天地秩序,強行拆散姻緣,真的能夠滅除煩惱,圓滿功德,達至涅槃嗎?人蛇姻緣自有其因緣,何必強行拆散?或許順其自然,成人蛇之美,方是慈悲之舉。

主角和合唱團唱和間,人性矛盾展露無遺,而執着,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。每位人物,都執着其信奉的價值觀,當彼此的價值觀有所衝突時,各種矛盾浮上枱面,各人也要面對痛苦的抉擇。執着,更使主角煩惱不已,最終造成悲劇。比如白娘子認為愛情至上,法海卻執著秉持「正義」,誓要拆散許白,整頓天地秩序,兩者各不相讓,即使許仙苦苦相勸,二人依然爭持不下,不願讓步。最終,怒不可遏的白娘子運用法力,掀起洪水企圖淹死法海,結果不僅淹死了法海,還淹死許許多多無辜的生靈。筆者想,假如法海當初願意放過白娘子,成全許白,又或白娘子放下對許仙的執念,事情或許有轉圜餘地,不過,放下執着,談何容易?

另外,許仙執着追尋白娘子來歷,以及其每月一宵離家的緣由,然而白娘子不願告知許仙真相,許仙認為此舉是不信任的表現。他後來得知白娘子懷孕後,更懷疑其與情人珠胎暗結,二人的信任遂破裂,導致悲劇。那麼,為何白娘子不願告知許仙其真身?或許白娘子太愛許仙,害怕許仙知道真相便離開她。筆者想,若白娘子願告知真相,許仙會接受嗎?編劇林曉英賦予白娘子女勇士的形象,那麼,為何白娘子當初無法鼓起勇氣,坦然告知許仙其來歷呢?也許,許仙接受白娘子的蛇身,即使不接受,白娘子也看清許仙的想法,這樣或許可避免疑惑及誤會,建立彼此信任。也許,少一分執着,多一分信任,方能易地而處,相互聆聽,從而解決矛盾,修補關係。

在林曉英筆下,人性種種執着及矛盾,盡現其中,讓人回味及深思。道德與自由,孰對孰錯?抑或對錯難分?白娘子逾越人蛇界限,不顧一切,與凡人許仙互許終身;法海為了維護天地秩序,想盡法子拆散鴛鴦,遂造成二人誓不兩立的局面,展現自由和道德的矛盾。另外,歌劇也觸及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課題。表面上,法海拆散了許白情緣,但其實當許仙疑惑白娘子的來歷時,信任危機便已形成,為許白情緣的破裂埋下伏筆。在人性和價值觀的矛盾中,許白情緣歷經人生春夏秋冬,教人回味其中。也許,經歷了春夏秋冬,方悟到放下才自在,一味執着,只會深化矛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