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受・家 -《家》之藝術評論

感受・家 -《家》之藝術評論

2019-05-30

第47屆香港藝術節《家》場刊

 

對你而言,家是甚麼?每個人必定有不同的答案,是一個地方,或是一個概念?可能是關於屋內的事物、與家人的關係、或是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?也許各位能在《家》中得到啟發。

有幸可以在第47屆香港藝術節中於香港演藝學院觀賞由傑夫・索貝爾所創作的《家》,這套劇十分特別,與一般有清晰故事線的舞台劇非常不同,它是以片段式的演出帶領觀眾探索「家」這一個話題。演出大概可分為四個章節,由舞台空無一人,最初先有一個住客在台上開始建築他的小居所;到換成大房子後,裡面住着更多不同的住客,看到他們不一的生活模式;再到觀眾亦被邀請上台參與熱鬧派對;最後把一切都還原到最初,只剩下大房子的架構,似是一個有趣的過程。

 

第一章節 - 由居所轉變

先讚歎一點,《家》的舞台運用甚為巧妙。本在欣賞此劇之前,總是覺得作為主要場景的大型房子架構應早設置在台上,然而現場所見與我的想像不算太相同。在劇的開首,有一位住客走進舞台開始搭建一個小型的屏風,展開了第一章節。然後,在那人拉着屏風橫過舞台後,台上便多了數件家具,展示了一個基本居所的模樣,此處可見其精采的錯覺運用,在不知不覺間完成了場景轉換。此外,後來轉換場景成兩層高的房子架構也不過一首歌的時間,當原先升起的白幕跌下時,出現了如此大型的佈景,想必讓觀眾非常驚訝和佩服。在台上的裝修工人也開始為這房子放置家具,同時,搬進來的住客也愈來愈多,人與人之間建立關係。透過這場景轉換,簡單表達出本劇創作者傑夫・索貝爾其中一個希望傳遞的訊息,「居所,與家的分別」。

 

第二章節 - 生活的模樣

更甚的是,舞台上所呈現的事物都很真實,同時身為演員的創作者們應記一功,他們的演出都是自然、不突兀,頗為難得。在第二章節中,各住客起床、梳洗、準備早餐等一連串動作有如簡單舞步,之間的互動中更顯他們正在舞台空間中「認真生活」,每個細節又似經過細心設計,亦透過其連續而急速的動作反映出都市人忙碌的日常,再配合由歌者艾維斯・柏金斯所演唱帶輕快節奏的歌曲,展現出充滿活力及動感的一面,令觀眾定必會精神一振。

隨後,本在舞台上住客們以各種理由搬出,換了另一個身份、職業及造型再次搬入這間房子。雖同樣是在同一間房子生活,方式卻截然不同,有的住客會在牆壁上掛上合照,與屋內他人關係良好;有的住客卻與屋內的住客交流不多,卻無形之中建立了一種獨特的默契。觀賞着演員們的Chorus Work(即群戲演出),感覺像是用旁人的角度觀察自己生活。屬於每個人的故事都是獨特,表面看似差不多,細微處卻有所分別,令人留下深刻印象。

 

第三章節 - 創作者與觀眾之間的橋樑

這齣劇最特別的部分必定是住客們會邀請台下的現場觀眾一同參與「派對」,沒人能預料觀眾會有何反應,因此每一次的演出充滿各種可能性。第三章節用了近似Process Drama(即過程戲劇,參加者會經歷各種互動練習的戲劇模式)的形式,住客指示參與演出的觀眾,讓他們帶着不同禮物、身穿不同服飾成為訪客參加派對,向其他觀眾展現了成長、畢業、結婚、新生命誕生等等人生中的快樂時光;而派對最後以一個「葬禮」結束,台上的觀眾遂一離去,象徵不論是過去、現在、甚至將來的人,也必定經歷此人生循環,由誕生走向死亡。這個部份可謂完全「打破第四面牆」(Break the Forth Wall),不僅使劇院變成房子的一部份,讓所有觀眾也能感受到派對的熱鬧歡樂氣氛,更使觀眾成為演出的一部分,玩味十足,是非常獨有的處理手法。即使是以觀眾作為演員之一,整章節的節奏仍是流暢,每一刻都有驚喜發生,絕無尷尬時刻,令人佩服創作者們的精心設計。

 

第四章節 - 感受「純粹」的家

全劇在營造氣氛上,不能不談及燈光、歌曲與舞台畫面的配合。就以第四章節為例,幾位觀眾及原來的住客收拾好剛舉行派對的房子,把一切物品拿到屋外並離去後,明亮的射燈淡出,取而代之是濃郁的藍色燈光,令人心情亦沉靜了;台上只剩下起初的那一位住客及歌者,兩人背向舞台,望着空無一物的房子;在房子架構框架釘上的白幕隨風飄動,營造出一個虛無飄渺的景象,再加上由歌者演唱劇初時出現過、節奏卻放慢了的歌曲,難免讓觀眾自然反思,內心或許會浮現出種種問題:「家有沒有一個實體的形象?」、「家是由甚麼事物組成?」、「到底怎樣才算是『我』的家?」。《家》的最終目的便是希望觀眾能在觀賞過後,尋找及認真了解屬於自己的「家」。

 

總括而言,創作者傑夫・索貝爾在《家》中向觀眾訴說不少他從社會及個人層面對家的見解,情感真摯。另外,此劇在舞台運用、創作者的技巧、原創歌曲、佈景等方面都讓人驚歎,實是一套再看無妨的好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