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少年之友實習記者專訪:屬於每個人的《陪着你走》 以音樂表達人與人間的愛與被愛

青少年之友實習記者專訪:屬於每個人的《陪着你走》 以音樂表達人與人間的愛與被愛

2019-06-05 (三)

香港藝術節的劇目《陪着你走》,講述一名音樂老師以音樂去啟蒙兩位有特殊教育需要(SEN)的學生,探討人與人間的另一種溝通模式。有SEN的人在常人眼中,經常被社會負面標籤,「傻仔」、「白癡仔」這些不堪入目的稱呼,已經是見慣不怪。在劇中飾演有讀寫障礙及過度活躍症的游學修,為了此劇更親身接觸這群小眾。「他們已經接受自己,把這個病當成自己的特性,無好壞之分。」提及到想帶給觀眾甚麼時,游更指出每個人都會面對人際關係上的問題:「身邊有沒有人有SEN也好,看畢此劇也會有所得着。」

 

游學修(中)透露在排練時心情煩躁,經常發脾氣,幸得大家互相體諒。(圖:Keith Hiro)

 

劇中三位主角都不是舞台劇出身,而其中周國賢更加多年沒有參與舞台劇。問及過程中遇上的困難時,周坦言:「遇到的都是技術上的困難,例如走位或一些專有名詞。起初會比較吃力,現在已經找到節奏。」周飾演的角色是代課音樂老師,成功透過音樂把兩位特殊學生拉近。「我真人的性格比較隨意、孩子氣一點,所以身體語言比較像小孩。在飾演老師時,都有刻意模仿導演的肢體語言」。

 

周國賢覺得音樂有很強的「治療魔法」。(圖:Keith Hiro)

 

除了演員陣容外,這套舞台劇另一賣點就是以音樂治療學生,音樂療法到底有何特別之處?游學修指出:「有SEN的人不是有病,只是他們的結構和溝通方法與我們有別。音樂是另一種語言,利用旋律和節拍溝通,是最自然既方式。」身為歌手的周國賢亦表示:「有朋友治療過婚姻有問題的女性,她們不懂釋放情緒,只好依靠聽歌抒發情緒,歌單上其中一首歌是《我們都不是無辜的》,那一刻便覺得自己有責任去做些有用的歌。」

周指出他對上一次演出舞台劇已經是2005年,「現在仍有很強烈的感覺,由零到一排練,有很大滿足感」。游表示參與此劇最大目的,是想發掘更多關於演戲的東西:「反而入行前有參與舞台劇,入行後比較多接觸電視和電影。以學功夫為例,可能自己不停重複用同一套拳法,但其實有更多不同的玩法。」他說做舞台劇,希望發掘更多不同拳法,增進內功。「我學到的不只是外功,而是內功,例如在過程中如何找到角色、身體怎樣走動或如何發聲。」問及到會否難以在舞台劇及熒幕演出上找到平衡,游則坦言這便是內功的修為:「很榮幸曾與在《翠絲》中演出的『Ben哥』袁富華合作過,他便是舞台劇人。整個演出簡直是完美,非常純粹。如果你有內功的修為,便自然能收放自如。」

 

周國賢認為年青人最重要是相信自己。(圖:Keith Hiro)

 

《陪着你走》的故事以青少年為主軸,周和游都各自有想對年青人說的話。游認為現在香港的遊戲玩法對年青人來說很痛苦:「不只是在學校,而是整個社會的氛圍,有很多不幸的事件發生,最可怕的是我們開始習以為常。年青人其實可以創造自己的遊戲,創造屬於自己的人生。不玩這個遊戲並不代表放棄人生,就算最後失敗亦起碼對得住自己。」周對此亦有所感受:「劇中有一句說話十分深刻:『為甚麼要強逼一條魚去跑步?』我中學時已不認為自己是讀書材料,每天上課都在聽歌繪畫,那時候已經知道要走藝術這條路,所以只要相信自己想做的事便可。」

在當前競爭激烈的社會,不論是年青人或是其他人也難以找到自己的位置,往往只好隨波逐流,順着社會走。但正如劇中所帶出的信息——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;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,我們不用拼命去把自己訓練成會跑步的魚,只要把自己放對了位置,便能快活暢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