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少年之友實習記者專訪:與機械人共舞——專訪黃翊、胡鑑、林柔雯

青少年之友實習記者專訪:與機械人共舞——專訪黃翊、胡鑑、林柔雯

2019-06-05 (三)

    舞蹈,一般人都理解為人類的行為,但在《黃翊與庫卡》中,與舞者共舞的是一個被起名為「庫卡」的工業機械手臂。將機械人融入舞蹈,究竟舞蹈家是如何看待這位「舞者」及處理跟機械人的關係呢?

   《黃翊與庫卡》這場現代舞表演,是由台灣著名的編舞家黃翊所編,除了黃翊,還有胡鑑及林柔雯一起與庫卡跳舞。但要與庫卡跳舞,就先要塑造它的靈魂。黃翊賦予機械人一些人的特質,給它瑕疵,讓它看起來像人一樣。它的動作不再如工廠裡的械器人般,很方正的、追求效率的完成所有事情;相反,它的動作會有遲疑、模糊、不準確的地方。

    所以,在黃翊眼中,庫卡並不只是一個機械人,而是一位舞蹈家。而當談及庫卡的時候,舞者之一的林柔雯雙眼閃爍着興奮又敬佩的異彩。她說:「在參演《黃翊與庫卡》之前,自己還是台下觀眾的時候,覺得黃翊完全顛覆自己對機械人的想像,原來庫卡是一位有生命、富律動感的舞者。」後來,她跟庫卡共舞時,由它發出的聲音帶領着她去表演。她感到自己十分信任它的聲音,從而覺得庫卡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舞伴。

    當機械人被視為舞者之一,或許不少人心中都會不期然產生疑問:機器人在舞蹈中的地位、所扮演的角色會是甚麼?而黃翊對於與機器的互動,卻有著非常清晰又明確的看法。「雙人舞的意義就在於:那一個動作是沒有辦法只由一個人完成,所以它才叫雙人舞。」他形容機器人跟舞者是平衡的關係。「雙人舞的動作,這兩個人一起做動作的時候,如果有一個人不見了,這個動作不能做,因為他會跌倒。那樣對我來說才是雙人舞的動作,否則它不是雙人舞,而只是兩個人一起在跳舞而已。」所以,與機器互動,就要讓它與人每刻共存。「如果是人和機械人共舞的舞蹈,必需要是每一個段落、每一個時刻,這兩者要共存,它才成立。」

    被問及香港觀眾帶給他們的印象,另一位舞者胡鑑說,香港觀眾帶給他們的是溫和的回饋。訪問當天,演出結束後,觀眾並沒有立即熱情地作出反應。「或許這作品像一碗粥一樣,比較清淡一點,所以還在消化,沒有辦法立即作出回應。」胡鑑說,觀眾反應的快慢並不能決定表演的好壞,但他自己也比較喜歡香港觀眾。「他們在結束後,還在理解、享受作品。」

    或許香港的觀眾比較內斂,但是,《黃翊與庫卡》的確讓觀眾反思和回味。在高度科技化與情感之間,黃翊精準掌握如何以舞蹈表達己見,而在舞者跟機器人的關係上,更有着深思熟慮的思考。這場演出,相信已為香港觀眾帶來不同的角度去反思舞蹈跟科技的關係,讓觀眾回味良久。

 

為了賦予機械人生命力,黃翊(右二)下了不少功夫去刻劃機械人的動作。他向記者們講述人類與機械人動作的分別,示範人取放東西的時候,會轉動多餘的關節,相比起機器人,人做事情比較沒有效率。

 

訪問結束後,記者和舞者們特意走上舞台,與庫卡這位舞者一起合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