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少年之友實習記者專訪:攀越戲劇的冰峰——訪問導演湯·莫里斯

青少年之友實習記者專訪:攀越戲劇的冰峰——訪問導演湯·莫里斯

2019-06-05 (三)

攀越險峰、跨越冰河,在誤墮冰隙、奄奄一息的絕望之際,究竟是甚麼拯救了那個被困於深淵的男孩?又是甚麼引領他逃出生天?喬·辛普森 (Joe Simpson) 《攀越冰峰》的傳奇故事,相信早在多年前就已經為大眾所熟知。

這齣正在進行巡迴演出的舞台劇《攀越冰峰》,就是改編自上述的真實故事。來自英國的著名導演湯·莫里斯 (Tom Morris) 認為,執導這部劇,壓力自然是少不免的,但他亦提到「在基於原著的前提上作出改編,為我們帶來了許多好處。」戲劇源於生活、始於故事,他希望能夠透過這部作品,向觀眾講述一個令人無法忘記的故事,讓他們從中找到與自身的聯繫。

雖然原著的知名度能為這齣戲劇的票房帶來不少貢獻,但是莫里斯卻希望自己能創造出一部與書本和電影有所不同的作品。「如果我們嘗試讓這齣舞台劇看起來像原著,那所有的觀眾自然就會昏昏欲睡;如果我們嘗試令這齣舞台劇看起來像電影,那它就只會是一部垃圾電影。」所以,為了製造更多的戲劇衝突和效果,他便創造了喬的姐姐莎拉,以替代他在逃生時腦海裡的聲音。

在《攀越冰峰》的原著和電影裏,其實並沒有姐姐這個角色;又或者說,喬在那個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中,完全沒有想起姐姐的存在——那麼除了戲劇效果之外,又有甚麼原因驅使莫里斯去憑空創造這樣一個角色出來呢?在觀眾看來,或許喬與姐姐的關係非常要好。在舞台上,當他面對逆境時,姐姐會捶打他受傷的雙腳去刺激他、用激將法和言語激勵他前進,同時不斷竭盡所能地鼓勵他走完逃生之路。可是讓人出乎意料的是,現實與戲劇竟然完全相反。莫里斯從喬的其他書籍中得知,原來他的姐姐經常欺負他、強迫他、慫恿他去做一些壞事,甚至讓他背叛自己的良心,試圖要完全控制他。但就是在這樣的壓迫下,他仍然包容着他的姐姐,始終與她維繫着一段感情。於是,莫里斯就以此作為創作靈感,在徵詢了喬本人的意見後,將姐姐這個角色正式搬上舞台。而觀眾哄堂大笑的反應,就恰好證實了莫里斯的想法和決定是正確的。

 

圖:湯·莫里斯(左一)手舞足蹈地向記者解釋喬和姐姐在現實中又愛又恨的關係。

 

從在劍橋大學修讀英國文學,到從事與新聞有關的工作,再到如今的戲劇導演,不知道莫里斯在執導一部與登山有關的作品時,又有否察覺登山與自己過去的人生之間的聯繫呢?對於這個問題,他心中並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。「創造一齣好的戲劇,一般都會被別人視作一件非常愚蠢和困難的事,所以沒甚麼人想要挑戰。」正如攀山一樣,往往都會被別人當作是吃力不討好、難度高之餘還難以成功的運動。所以不論是攀越高山峻嶺,還是參與戲劇創作,莫里斯都認為兩者同時具有克服困難、向高難度挑戰的精神在內。不過,他笑着提醒我們當中一個重要的差別:「製作舞台劇並不會構成任何生命危險。」

《攀越冰峰》的整個故事都是關於妥協、抉擇、決心和抗爭。雖說我們的生命或許不如喬一樣時刻充滿着冒險和挑戰,但可以肯定的是,我們所有人都曾經思考過「如果是我,我會怎麼做?」的問題。假如你是劇中主角,你會怎麼做?你會割斷繩索嗎?你能堅持到底嗎?就着這條問題,我真的非常好奇到底莫里斯會做出怎樣的抉擇。可是他的答案卻讓我有些出乎意料:「事情的真相是,你並不會知道你會怎麼做。」他認為要割斷連接着好朋友的繩子,在當時的情境上看來,早已不是一個可以帶有個人感情的決定,而是一個純粹的人類本能反應。所以,在你猶疑不決之時,其實已經是在暗地裡做出了選擇。

 

圖:湯·莫里斯:「事情的真相是,你並不會知道你會怎麼做。」

 

無論看過原著或電影與否,《攀越冰峰》最終想要達到的效果,無非就是讓每一位觀眾反思生命的意義、友情和親情的重量、絕望後的一絲曙光。生命的可貴之處,莫過於它無窮的堅韌。戲劇和山峰,都有着讓人望而卻步的高度,但正如喬的經歷所揭示的一樣,人類擁有無限的內在潛能。只要帶有信念和慾望,定能攀越生命中的連綿高峰。